——————  全国三资认证十佳专业户外运动俱乐部  ——————0731-82289109
贝爷和徐霞客谁的生存技能更强?

说起“贝爷”贝尔·格里尔斯,我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荒野求生,足迹遍布山林雪原,沙漠大河。

 

贝爷还有五秒到达战(chu)场(fang)

 

如果说中国有谁能跟贝爷一较高下,可能就是明代的旅行家、地理学家徐霞客了吧。

 

他用自己的一生真正践行了什么叫“在路上”。他的《徐霞客游记》的开篇之日,甚至被定为“中国旅游日”,足见他在旅游事业上影响力,但徐霞客也无法一直逍遥自在不计成本的游山玩水,偶尔也会在山里饿上七八天,采野果,睡山洞,全身心投入一次野外生存训练。

 

 

在知乎上,就有这样一则脑洞大开的提问:

 

贝爷和徐霞客谁的生存技能更强?

 

排名首位的回答,已经获得了将近500个赞,读来甚是有趣:

 

文/柳如婳

 

这个我研究过,一时来看,贝爷胜,一世来看,霞客赢。以下史实皆来自霞客游记,徐霞客是一个大 IP,游戏、影视改编、小说,素材之多、内容之深、风光之旖旎,完全没压力。  

 

这篇文章写于 2011 年,现在略有修订,名为《资深驴友徐霞客的荒野求生指南》。

 

 

提起徐霞客,如果你的脑海里出现的是一位芒鞋破砵、衣衫褴褛、风餐露宿、眠霜卧雪的苦行僧形象,那你未免过于天真。

 

徐霞客出游有自家僮仆跟随,负责饮食起居,这是标配。另有长随挑夫,负责粗重活计,由于生活太过艰苦,偶尔挑夫会逃跑,一般就地取材,雇佣当地人。有时还会有同伴,比如与徐霞客同游云南鸡足山的静闻僧人。

 

徐霞客出游经费如同埃及艳后的容貌一样一直是个谜,现在让我们跟随霞客的脚步,慢慢揭开这个谜。  

 

 

徐霞客生于江苏省江阴县一个书香世家,祖辈都是仕途中人,徐氏"五世以来,文豪于国,诗震于时"。父亲徐有勉“能修本中之事,以高隐好义称”,满腹经纶,却发誓不当官,即便如此也有官员慕名而来相与结交,徐父从后门溜走直接游太湖去了。

 

进化心理学告诉我们,基因可以决定我爱你,基因的力量是无比强大的,远离官场和喜好游玩的基因此时已经深深种植在徐霞客身上。

 

徐家有祖上传下的万卷楼,徐霞客喜阅奇书,过目不忘,打小立下“遍历九州,足登五岳”的志向。古代读书人读一段时间的书就要远游一趟锻炼身体开阔视野,潇洒如李白者也顶多骑驴入剑门,剩下的时间多在进行“天才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的个人秀。

 

真正做到“读万卷书,行千里路”的,惟有徐霞客。

 

 

穷人家的孩子读书少,看山知道是山,富贵人家的孩子藏书多,看山知道山外有川。

 

徐霞客曾祖徐洽分家时曾得田12597亩,是江阴有名富户,至祖父徐衍芳,家道已经中落,但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后来徐父与徐母同心协力,甚至自辟东郊旷土,使得家庭经济更加兴旺起来。这也为徐霞客的出游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

 

基因,志向再加上经济支持,徐霞客戴上母亲亲手缝制的远游冠,义无反顾的出发了。

 

头戴远游冠的徐霞客

 

徐霞客的出游经费令人不解的地方不在于徐家的经济条件,而是在路上。

 

那时没有银行,更没有支付宝,不能随时取钱也不支持虚拟支付,他得带着一堆银钱上路,遇到强盗打劫更是有身无分文的危险。但是别忘了,他们家是地主,地主要收租子,收租子要凭租赁合同的。

 

不错,田租契约就是徐霞客的支票!

 

崇祯十年(1637年)二月十一日,徐霞客、静闻及两个仆人一行在去云南的路上遭遇盗贼抢劫,行囊被劫焚一空,徐霞客为了了却西游夙愿,决定就地借资,最后以家中田租做抵押,借了二十金,继续西行(《楚游日记》)。

 

可是,万一他去的是个蛮夷之地,当地人根本不认契约怎么办?别急,徐霞客是富家公子,身上的衣服首饰总是可以卖得出价钱的。

 

比如在云南腾冲县的一次爬山历险中,他把身上仅有的三十文米钱丢到悬崖下了,于是下山后,一个人赤条精光躺在被子里,将夹衣、袜子、裙子悬挂在寓所外面,希望能以其中的一件换取盘缠。过了一会儿,果然有人以二百余文买了裙子(《滇游日记九》)。

 

这位驴友你可以卖一件冲锋衣

 

你可能会奇怪,一条裙子就能卖二百文,在那个年代已经够了一家三口半个月口粮了。这要得益于徐霞客那位勤俭持家且深明大义的母亲。

 

徐母是江南有名的织女,她织的布就像今天的LV一样,有品牌效应,是品质保证。徐霞客的衣饰不仅有挣钱的功能,在荒蛮偏僻衣不蔽体的地方,还可以用来付导游费。

 

想那另一位著名“驴友”唐僧,这身上的锦斓袈裟也是宝贝一件,

上嵌七宝,水火不侵,一看就是好东西,

否则也不会被那观音寺的老方丈惦记了

 

其实综观霞客游,餐费、宿费倒是小事,导游费占大头,导游不仅包括当地熟识地理位置的人,有时还要雇佣熟悉地形的挑夫。徐霞客在游浙江时,曾以一把鱼公书扇答谢两个为他做饭和导游的当地人。

 

夏尔巴人——攀登珠峰时重要的向导和物资运输人员

 

徐霞客出游的另一个主要花销就是“行”了,这时徐家几代累积起的威望和徐霞客本人的名声如同一张用“诚信”写就的支票,起了莫大的作用。我们知道明朝有驿站制度,为出行官员提供人力、马轿和食宿,相当于今天的如家快捷酒店。

 

徐霞客不是官连个秀才都不是,没有使用驿站的资格,当地官员不是徐家的故交就是仰慕徐霞客的侠名当然愿意为他开个后门,给一张马牌即可送他一程。

 

好萌的马牌……

 

另外,他与钱谦益、黄道周等东林名家也有唱和往来,东林领袖钱谦益更为他做《徐霞客传》。那个时候没有广播也没有互联网,但东林党人的名声和美文连森林里的黄雀都知道,徐霞客简直就是那个时代活着的传奇,所到之处,只要不是太僻陋,报出名字,官员士绅自愿奉上装备粮草。

 

事实上,徐霞客身体底子好,常常可以忍饥挨饿七八天,困了就睡在山林洞穴里。那时候也没什么化工污染,饿了摘几只野果,渴了自有山泉水。这又节省一笔开支。

 

没有“蛋白质”时,贝爷自然也不会放过植物

 

另外,在遥远的古代,无论多么贫穷的人家,都有着为远游人提供“一宿两餐”的淳朴传统。这也是我的外婆至今对我的教导。对于现代人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那时候的山川河流不用门票。

 

 

田租、衣饰、家族与个人名声,都可以换取行路资助。可是对这样一位天才卓绝为祖国奇诡地貌而生五世书香培养出来几百年才出一个的人来说,你觉得经济原因真的能阻挡他勇往直前的脚步吗?历史没有假设,历史是徐霞客一步步用脚写出的。

 

有的人立志当狂人,比如徐渭;有的人立志当圣人,比如王阳明;有的人立志当不走寻常路的人,比如徐霞客。有些人就是不循常理,不多解释,不寻求理解,不需要粉丝支持,他们人生的瑰丽(如果看不懂,把“瑰丽”换成“成功”),只在于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做成想做的事。

 

通篇读完,还真是有点佩服徐霞客,为了踏遍名山大川,真是想尽了一切办法,看成中国穷游界的楷模了。

 

除此之外,徐霞客有一点品质十分可贵,那就是对母亲的孝顺。跳动着一颗诗和远方的心,但在年轻时没有母亲的许可不出游,出游也会如期归来,不让母亲惦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无论心在何方,家人永远是第一位的。就好像贝爷也曾说过,他在荒野求生时最重要的三件东西就是:打火石、心中的信仰、和藏在鞋子里的家人的照片。

 

你觉得贝爷和徐霞客谁的生存技能更强呢?

在留言区偷偷的告诉小编吧~